在慈心裡有著一些很有趣的規定的,例如每個年級有著自己的遊戲地,不同年級是不可以去別人的地盤玩的。像是一年級只能在幸運草中庭那邊玩,二年級只能在後花園那邊玩,阿波現在三年級了,就可以到monkey bar那邊玩了。

 

可能一來慈心的校地小,必須要這樣分配。二來考慮到不同年級的體形不同,混在一起較容易出事,三來也好管控學生的動向,不至於一下課就找不到人。我想不一定只有慈心這樣規範,可能在一般的小學也有如此的規定。

 

總之,小朋友很清楚的知道:「那是哥哥姐姐玩的地方,我還不能去;等我升上一個年級就可以去玩了!」這樣的期待的心,會一直存在於小朋友的心靈裡!

 

遊戲也是如此,某些遊戲,只可讓某年級玩,這就很有意思了。波二年級時,全年級瘋的是「互抓」,這是一種兩隊互相競賽PK猜拳的遊戲,有一點像我小時候玩的「攻城堡」,但又不盡相同。通常下課時,會跟隔壁班的一起玩,因為太好玩了,常常覺得時間不夠,下課太短了。

 

而三年級瘋的是「電力」,至今我還是不清楚要怎麼玩。總之,也有是抓俘虜的概念。為了玩電力,阿波現在早早就想要上學,早到學校就可以跟早到的同學一起玩(包含隔壁班的)。早上的下課時間當然也是要玩的,中午吃過午餐後,也要利用到下午課或放學前的時間大玩特玩一番。有時為了玩,就快快把午餐吃玩快去玩。總之,很期待去玩就對了!

 

可能「電力」很耗電吧,有時晚上六點時阿波就會累累想睡了,那當然早早吃晚餐早早給波去睡了!

 

這麼好玩的童年,實在令人羨慕。我想想我小學時,下課只有十分鐘,通常上個廁所東摸西摸一下就上課了,或者是要寫功課之類的,頂多去溜個滑梯什麼的而已,哪有跟一票同學一起玩的啊!

 

一般到小三這個階段,已經有不少的功課作業了,但在華德福裡,阿波現在的作業是一篇文章(或者說是童謠詩),然後在每個字的旁邊寫上注音符號。每個格子都大大的,也不要求要寫的很工整漂亮,通常十分鐘內就可以寫完!假日則是要畫一篇週記,畫下這星期最想畫的事情。

 

比較起來,華德福的小孩是輕鬆很多,沒有什麼小考、期中考之類的,作業少,活動量大,當然也就可以早點去睡。以前會要求阿波一天睡足12個小時,這樣身體才能得到充份的休息,隔天的學習才會有精神。但隨著阿波漸漸長大,現在就沒睡到12小時,但我們都還是要阿波最慢在九點前要關燈睡覺,久了阿波也就習慣這個作息,也知道我們的要求。

 

朋友跟同事聽到兒子這麼輕鬆沒壓力,不免擔心說:那這樣將來跟得上嗎?

 

走體制外當然是比較另類,將來若走回體制內勢必會辛苦。因此既然選擇走了體制外這條路,我本就沒打算回體制內去,就讓阿波一路念到華德福國中、高中去。唸不唸大學到時看他的興趣,我並沒期望他一定要去唸大學不可,重點是:他自己的志向是什麼?如果志向不是大學能給的來的,又何必一定要去唸大學?去學個一技之長去工作也很好啊!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慈心華德福小學~BOBO成長記事

波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