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媽住院了

 

老媽的靜脈曲張已經痛到受不了,在醫生的建議之下,老媽接受了要開刀的這件事。開刀那天是1019日星期一,洽好是波波的三歲生日,為此波波的慶生便提早過,然後我再回彰化去照顧老媽。

 

開刀時間約二小時,出了開刀房,老媽的整隻左腳都纏了繃帶,醫生說得綁個五六個星期,並且要多作復健。

 

在彰基陪了媽一晚,隔天就出院回家休息了。

 

術後沒幾天,媽就直喊腳痛,原以為是開刀後的正常現象,也就只安慰安慰她而已,並沒太放在心上。

 

這中間小妹也回彰化陪著老媽回診拆線,但對於腳痛的問題,醫生也只說是正常現象,並沒作太多的說明。

 

這段期間,媽為了減輕腳的疼痛,又去別的診所看,吃些別的藥;也拿些藥膏自己塗塗抹抹。可是始終都沒什麼改善。

 

後來不僅痛,連腳也都發紅了起來。聽媽在電話裡講的很嚴重的樣子,也不知到底是真的有問題,還是仍然是手術後的正常現象?

 

上個禮拜,117星期六,我獨自載著波波回彰化,回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?這一看還真的蠻紅的,直覺有點奇怪?但那時還是相信醫生的說法,還拿了藥膏幫媽推拿,想說這樣可以減輕些疼痛。

 

沒想到到了隔天一大早,老媽便痛的睡不著起身來,我一看,哇咧~ 比前一天更嚴重更紅了,想說這該不會是按摩造成的吧!暗自為自己的不懂裝懂而懊惱,原以為一片好意,卻沒想到幫了倒忙!

 

在媽不斷喊痛想去掛急診打止痛針之下,便帶著波波跟爸一起去了彰基掛急診。

 

 

醫生也會判斷錯誤  

 

急診的醫生是個年輕醫師,對這方面不是很懂,能做的也就是打個止痛消炎,但他做對了一件很重要的事,就是建議我們帶媽去看「心臟血管外科」,而不是媽之前開刀看的一般外科。對我們外行人來說,哪分得清這兩科有什麼不同,若有不同,當初醫生就應該會讓媽轉診看了,不是嗎?既然醫生會決定要開刀,那自然是他的專業啊!況且媽說這位醫生之前就是看靜脈曲張的啊!那怎麼會有問題呢?

 

看這位急診醫生說的如此肯定,又看了看門診資料上心臟血管外科有看靜脈曲張,自然也就相信了。

 

隔天星期一由姐帶著媽去看診,陳醫生一看就說是深層的靜脈血管堵住,因此血液無法回流,才會變成這樣。

 

聽到這,大家都火大了,那為什麼當初在開刀時,醫生沒檢查出來?沒作處理?血液顯影也做了,沒理由不知道啊?小妹還說要去告咧!

 

姐當機立斷,當天就決定讓媽住院,除了能馬上排進照超音波之外,也是不要再舟車往返,畢竟對行動不便的老人家來說,這樣是比較好的。

 

陳醫生幫媽打了抗凝血劑及一些藥物,暢通媽血液堵住的地方。隔天情況就比較好了,大腿腫脹的地方消退很多,小腿發紅的情況也減輕了,也不再喊痛了!

 

為了確定能處理好,陳醫生要媽多住幾天,做好觀察與治療。

 

 

忠孝難兩全

 

在我們子女沒回去照料媽媽時,都是老爸在陪著媽;想到一個中風老人在照顧一個跛腳阿嬤,心就不忍!爸自從中風後,不僅動作變慢,也明顯駝背許多,體力精神上也不若從前,要爸這樣照顧著媽,心裡是百般不忍、百般不願意。但媽又不想請看護,怕花錢,也覺自己還可以走路,不太需要人家陪。但看在作子女的眼裡,都是萬分的不捨!

 

媽怕我們請太多假,也常在電話裡說她可以自己來,叫我們不要那麼常請假回家。只覺得,父母是自己的,在能力所及之下,沒有理由不去照顧的。我想媽媽嘴巴這樣說,看到我們回家去,心裡也是樂著的。

 

在這種工作在台北、父母在南部,忠孝不能兩全的情況下,我更加堅定我所要做的計畫,一個可以兩全其美的辦法!

 

 

老伴 老伴 老來作伴

 

兩老還是會鬥鬥嘴,相互碎碎念。我心裡暗笑著:以前爸中風是媽在照顧,現在換爸你來照顧媽了喔!你們兩個就相互體驗一下,即使對對方有再多的不滿,可是在這一刻,都還是陪在你身邊最久的人!

 

這也讓我想到,在這世上,對我最好的人,其實還是我的另一半。雖然現在重心都是在小孩身上,但孩子終有一天會長大,會離開父母過自己的生活。到時會陪著我走剩下的歲月的,還不就是另一伴?那現在要不要對另一伴好一點呢?

 

 

兩代之間的抉擇

 

而之前信誓旦旦說要搬去宜蘭,但碰到這種事,也不禁要想:父母日漸年老,以後像這樣跑醫院的次數只怕還會再發生;我若搬到宜蘭,到時要怎麼照顧父母?要父母離開老家搬到宜蘭,他們也不見得願意,畢竟人親土親,再怎樣還是自己的老家好!

 

波波若不去唸華德福,以後我們夫妻會不會感倒可惜?對於體制內的教育,是不是只能無奈的被迫接受?

 

有沒有雙贏的辦法呢?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慈心華德福小學~BOBO成長記事

波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