爺爺中風住院

 

 

兄弟姐妹總動員

1121上午,哥「急件」來信說,爸「好像」住院了!到了下午,確定爸腦中風,人已經在上海的中醫藥大學附設龍華醫院!哥並e-mail了醫院的診斷書,上面用著簡體字清楚寫明著「腦栓塞」,附註是病危通知;這下子非同小可,老爸怎麼突然就中風了呢,之前不是還好端端的東跑西跑?

 

四個兄弟姐妹繃緊了神經,起動了「後勤系統」,在美國、台北、高雄三地開始一連串的e-mail往返,問病情的、問保險的、問醫生的、討論後續處理的,從不同的角度、動用各自的資源,展開一連串的救護行動。

 

當天下午,我去妹公司接她一起回板橋家裡,讓老媽也能一起加入討論之中。首先想到的問題即是,由誰飛過去上海處理情況?在我們都沒有台胞證無法立即飛過去的情況下,老媽成了唯一的選擇。

 

老媽首波飛往上海照顧老爸

小妹立刻去訂了機票,拜馬政府三通所賜,老媽得以在隔天(22日)即可立即從松山機場搭立榮客機直飛上海。來回機票約台幣19000元。接著是幫老媽打包所需行李,上海天氣只有七度左右,相當的冷,為此我還去了小妹家一趟,拿了幾件厚外套給老媽帶去穿。小妹離開前,去擁抱了老媽,祝她一路順風,並保佑老爸平安無事!那一幕看了差點讓我掉下淚來,家人在這一刻的意義更顯重大。

 

1122,我載著老媽去松山機場搭機。沿途上老媽跟我聊聊爸在大陸作生意的一些事,還有正在幫忙照顧的幾個合作友人,像是蔡先生、韓先生。老爸去大陸作生意已經很多年了,但一直不順遂,也沒賺到什麼錢;現在又發生這樣的事,莫非老爸命該如此?

 

老媽此行,不知要待在上海多久?少說也要一個月吧!好在媽之前有去上海探望過爸,知道爸公司的位置、同事及一些生活上吃住的事,對她來講,還不致於太過陌生。而且也因為有去過大陸,現成的台胞證讓媽不用再等好幾天才能去得成。

 

三通便利往來

順道一提的是,太久沒去松山機場了,不知松山機場已大幅改變。遠東航空因被掏空倒閉,整個櫃台空空蕩蕩的,不復前幾年我帶團去金門的人潮熱絡盛景;而二樓則打掉了餐廳,新增了國際線的出境門。看著顯示版上的目的地上海字樣,不禁想著:真的三通了呢!海關人員跟我說,自從高鐵通車以來,國內線人數直直落,若沒有三通,這些航空公司跟機場,都要關門大吉。唉~ 在這就不提政治的事了!

 

在機場的銀行幫媽換了人民幣(真方便,星期六都還有人在服務),要她好好帶著,大陸竊小多,可得小心點呢!目送了老媽出境,心底也祝福老爸跟老媽平安。大概是以前很常飛金門,總感覺媽是去很近的地方,一點都不覺得媽是出遠門。

 

1122下午,才跟媽聯絡上。老爸意識清醒,也可以講話,手腳也可以稍稍動一下,並沒有我想像中昏迷的樣子,可說是不幸中的大幸。醫生說,72小時內是關鍵期,隨時都會有不可預期的情況發生,因此囑咐爸不要講話,也不要下床,即便出院了,也不可能立即回台灣。

 

打亂生活步調

在那72小時以及後來的日子,我們幾個兄弟姐妹不曉通了多少的E-mail,也不知通了多少的MSN,對我們而言,處理這樣的事都是頭一遭,沒有經驗只得四處去找資料、去問人,只希望有完整的資訊可以幫爸渡過這次的難關。很同意姐說的,還好爸媽生了我們四個兄弟姐妹,在這緊急情況下可以聯合起來相互支援。另一方面,還要交待媽要做什麼不要做什麼、要注意什麼的,照顧爸的同時也不要疏忽了自己,畢竟這是長期抗戰,媽可不能累倒了呢!而各自的工作與家庭也都還要維持正常運作,我想,大家都亂了原本的生活步調了吧!

 

老爸住的是急診病房,樣子大概就像是台灣的急診室病房一樣吧,一間房裡有好幾個病床,沒有小床,看護的人只有一張椅子可供休息,沒得躺下來,這樣子晚上看護的人怎麼會睡得好呢?

 

還原事發經過

由哥的信件可得知,事發過程大致是這樣:

21日上午八點前後,老爸突然在辦公室昏倒,恰巧這時同事蔡先生進辦公室發現倒在地上的爸;說巧是因為蔡先生不是每天都進辦公室的,就算進辦公室也不一定是八點。蔡先生立即送爸到就近的上海中醫藥大學附設龍華醫院,診斷出是腦栓塞,也就是俗稱的中風。

 

中風的原因,推測可能是近日氣溫驟降,爸本身心臟又不是很好才導致的。爸為了省錢,都是住在辦公室裡,而且還是打地鋪,沒有空間再另外擺床鋪的。後來因地板有地氣會冷,才改睡在桌上。所以即便媽過去了,一樣也是住爸的辦公室打地鋪的。

 

 

 

動用資源分工合作

此外,哥也請了他所熟識的朋友介紹醫生幫忙,並找了相當多的資料,包含大陸醫院排名、哪幾家醫院對神經內科最在行;小妹也請了他老闆在大陸的部屬幫忙,可以提供大陸的醫療資訊,以及她請同事幫忙從外面找醫生去醫院給爸看病, 還幫忙後來的轉進一般病房;姐則詳查了保單條款及一些相關的法規;我則請了在上海的朋友幫忙去照應一下,並請教他有關一些存匯方面的事。兄弟姐妹們在混亂中漸漸摸出分工的路。

 

依小妹的分工是這樣的:哥負責爸生意上的後續處理、媽的任何需要及 和蔡 先生 先生的聯絡等(理由是爸媽最聽哥的話)。姐負責健保給付及理賠;小妹負責醫院、醫生、治療等等(當然她都會取得大家的同意) 。至於我的部份,小妹把爸接回台灣的事宜分給了我。

 

27日,老爸已經轉到普通病房了,比較安靜,不像在急診病房的吵雜。跟台灣不一樣的是,病房內沒有提供給看顧者的小床可睡,而是有折疊床可租,一天要10元人民幣。普通病房有六床,也是有看護在服務,病房的看護跟急診室的看護是不同家公司,必須要另外再申請。

 

意識清醒,四肢可動

今天是1128,老爸已經住院八天了,病情沒有惡化的跡象,顯然是件好事。這當中有打電話過去,爸也有講幾句話,但聽得出來講的很吃力,彷彿是歪著嘴巴在講話似的,而聲音也不若已往的宏亮清楚。波波還會搶著電話叫爺爺咧,波波啊~ 你爺爺生病住院了!老爸還會叫柏憲、柏憲呢!醫生說少讓爸講話,因此多半都是跟媽講話,瞭解病情及進度。

 

這當中照了二張的電腦斷層掃描,都有顯示老爸的腦栓塞的範圍還蠻大的。今日(28)還有腦水腫的情況。

 

聽過好幾個中風後幾乎百分百復原的例子,原來中風還有分等級,老爸的情況應該是較輕微的那一種,我想老爸應該會好起來吧!

 

老爸住院的這段期間,最辛苦的應是老媽以及爸的同事 蔡 先生了!別的不說,在醫院睡覺本身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,尤其大陸醫院又沒有小床可以睡,看護的只有一張小椅子,睡覺是怎麼樣都睡不好的。而且隨時都要注意爸的病情變化,要幫爸處理大小便、翻身、擦澡、復健、跟醫生討論病情,沒做過的人,會很難適應這種工作吧!老媽做這些事,也沒聽她抱怨過,就像姐說的,老媽的韌性實在很強,也很鎮定!

 

 

出院後續問題多

出院後的住宿問題,也蠻大條的,一來老爸若要繼續住睡辦公室,基本上就得準備床鋪,但聽老媽說又沒地方可以擺。而出院後也不可能馬上回台灣,去住飯店又太貴,去租個房子看看吧!

 

至於回台灣要住哪,也是一個大問題。老爸的情況以住有電梯的地方為佳,小妹的地方首先就被排除了;但回彰化家住,又怕老媽一個人照顧太累,我們要回去也不是那麼方便。住我這唯一的問題是後面施工的工地會吵,不然離亞東醫院近倒是不錯的選擇!

 

 

因老媽去照顧老爸,波波頓時沒了褓姆,我跟媽咪也不可能天天請假在家;應變之計,只好先讓波波再去媽咪的幼稚園上學了。但如此一來,接送就很不方便了!媽咪的學校離住家約一小時,我下班趕過去接波波回到家最快也是七點半了,對波波的作息可是變化很大的。又不可能天天讓波波住外公家(離幼稚園近),搬家也不可能,換到板橋的學校波波又要重新適應,唉~很令人頭痛吶!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波爸 的頭像
波爸

慈心華德福小學~BOBO成長記事

波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